用户登陆

如果您忘记密码请点击这里

0

潘炜 | 西安话好听

  • 发稿日期:2016/3/1 15:07:32
  • 浏览次数:855
特别提示:当前文章为收费文章,您每一次查看或刷新都将扣除相应积分,所以强烈建议您将本篇文章另存以备不时之需。
    二十几年前,在青海军区机关工作时,我们经常要与外地进行联系,沟通的办法之一就是用长途电话。那时,通一次话要经过许多通信站人工转接,起码包括省军区、大军区、对方大军区、对方所在部队然后再接转到你要的用户。每次挂号、通话,我都用我的母语——西安话进行。很奇怪,我不止一次地听到那些各地通信站的女兵们在模仿着我的话语,犹如八哥学舌。我想她们没见过我的长相,又相距甚远,就这么一次通话接触难道对我有啥意思?不可能吧!但这样却让我有了一种遭到侮辱的感觉,我真的有些生气。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她们认为“西安话好听”,趁此机会抓紧学习呢。这时,我才骄傲了起来。
    十几年前,西安出了个“王木犊”,火爆了三秦,也风靡了全国许多地方。后来,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又搬出了个喜剧小品《产房门前》,霎那间,西安话一下子飞到了祖国的千家万户,几亿观众似乎都能听得懂。我调到西安后,一次,一帮子外地人到西安开会,休息时,他们都说西安话好听,热烈鼓掌让我们表演“王木犊”,我便大胆的声情并茂的来了一个段子:“想上吊,这咋连根绳都欣(寻)不着些,这儿倒有根绳呢,不能用,连着麦剋(克)风,上边有剑(电)呢,人一挨,邹(就)把人打到一岸子气(去)咧!……”结果博得满堂喝彩。

    我转业到农行这几年,每年总要到外地开上几次会。茶余饭后,天南地北的同事们总爱在驻地周围溜达溜达闲聊一阵子。一开始,我尽量想用普通话表达我的意思,只怕他们听不懂咱的西安话。尽管我以前在宣传队呆过,说过相声,搞过朗诵,也演过京剧样板戏,但那些台词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可大家在一起聊天,词语变化多端,根本无法提前复习准备,所以说起话来往往四八频道串台,带有一些醋溜味。有时舌头干脆不听使唤,打直发硬转不过弯来,弄得人很别扭,到底不如说了几十年的西安话说起来叫人痛快淋漓,叫人胆正。与他们交谈中,一位老广朋友非要说我说的西安话就是普通话,不但能听得懂还非常有意思。还有一次,一位从北京来的老弟对我说,你别对我们说普通话了,和你接触机会难得,我们想多听一下西安话,西安话听起来有滋有味,声调也特别好听。他难道是为我解围?让我下个台阶,不再尴尬?从他那殷切、善良、企盼的眼神中也看不出是在“瓤”我。经过判断,他是不希望我把西安话拐到“普通话”上,而是真真正正的发自内心的认为:“西安话好听”!


    (原载1998年11月21日《西安晚报》周末专刊第二版)

站内搜索

最新推荐

  • 李正平 | 新作《大唐盛韵》入此展创作感言

    我的新作巜大唐盛韵》入此展创作感言:因吾长期在博物馆从事文物工作的原因,使我在古都长安这片土地上接触到了大量的唐代壁画和各类各样的高古文物,在这深厚文化气息的滋养下,对我的艺术创…

  • 潘炜 | 我们应邀在胡耀邦同志家中做客

    2010年6月2日,我们应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同志全家的邀请,怀着十分敬仰和激动地心情,前往北京中南海他们家中做客。 为什么要邀请我们来自西安的陕西长安书画艺术研究院的书画家去做客呢?这…

  • 潘炜 | 知识如海奉献人民,呕心沥血不求名利

    知识如海奉献人民,呕心沥血不求名利 ——怀念余井焕先生和他的书法艺术 一九九零年元月一日零时五十分,著名书法家余井焕先生在走完了他人生的七十六年不平坦的道路后,突患…

  • 潘炜 | 陕西长安书画艺术研究院2008年工作回顾

    2008年,是被历史将永久记载的、极其不平常的一年,这一年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南方冰冻雪灾,使我国铁路、公路、电力等设施及生命财产都遭受了巨大损失,严重影响到南方诸省工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拉…

  • 潘炜 | 数字的妙用

    5月27日上午,西安南郊翠华路某单位来了一位个子低矮、操着南方口音,手里提着蛇皮旅行包的陌生人。他进出几个办公室,自称是广东一家中外合资、专门生产人造毛的工厂的推销员,并出示贴着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