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如果您忘记密码请点击这里

0

潘炜 | 一次难忘的警卫工作

  • 发稿日期:2016/3/1 14:56:00
  • 浏览次数:1136
特别提示:当前文章为收费文章,您每一次查看或刷新都将扣除相应积分,所以强烈建议您将本篇文章另存以备不时之需。

【文/潘炜】从电台和报纸上得知书法大师舒同同志不幸与世长辞的消息,使我的眼睛模糊了。我取出了珍藏多年的一张与舒同同志合影的照片,仔细端详,便引起了我对一段往事深深的回忆。

那是一九七九年初秋。我当时在青海省军区保卫处任干事,负责警卫和保密工作。八月二十二日,我们接到兰州军区司令部办公室的电话通知,说中国军事科学院副院长舒同同志将由兰州前往西宁,让我们省军区做好接待工作。省军区参谋长让我从独立师一团挑选一名排长带领一个班的战士前往住地搞好警卫工作。

二十四日上午,舒同同志在兰州军区副政委兰文兆同志的陪同下乘坐军区值班飞机抵达西宁。从飞机弦梯走下一位身穿绿色军装、面容清瘦、个头不高的老首长,这难道就是曾南征北战、赫赫有名的舒同同志?当证实这位精神矍铄的老军人就是舒同同志时,我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那次,舒同同志下榻在西宁胜利公园招待所四号楼。位于湟水河畔的这座招待所,也即青海省政府宾馆,中央首长和重要的部队领导到青海时一般都下榻在这里。八月份的西宁,秋高气爽,是高原上一年中最美丽的黄金时间,也是人们前往避暑的最佳时节。胜利公园里树木蔽日,繁花似锦,高大挺拔的白杨树怀抱着四号楼这座独立的两层建筑,花池中大理花和菊花张开她那张张笑脸准备迎接来自远方的客人。舒同同志到来之前,我已经会同招待所的惠来友同志对楼上楼下进行了安全检查,随后又给战士们安排了哨位和值勤表,开始对四号楼周围进行昼夜地警戒工作。我则负责舒同及其他领导同志外出时的安全警卫工作。

舒同同志在西宁逗留时间较短,加之西宁这个当时只有50万人口的省会城市可以游览的地方并不很多,于是舒同同志二十四日下午先在市内的人民公园参观游览,二十五日清晨即由青海省军区副司令员呼占山和夫人等陪同前往位于西宁市以南25公里的湟中县的全国著名的藏传佛教寺院――塔儿寺进行参观。尽管保密工作做得不错,但湟中县人武部的同志们都知道了舒同同志要来,便同寺院的喇嘛们早早地在门口迎接,使舒同同志十分感动,连连双手合十表示谢意。参观中,舒同同志听着介绍,仔细观看,他不仅对金碧辉煌的古代建筑群、保存完好的经卷倍感兴趣,而且对那些技艺高超的喇嘛用酥油根据《文成公主进藏》、《西游记》等故事情节捏制成的栩栩如生的人物造型也赞不绝口。参观完后,在大金瓦寺殿前由省军区宣传干事叶宝田同志为大家拍下了这张令人难忘的合影。

因为许多人都知道舒同同志是“红军书法家”,所以每到一地人们都要急切地请他留下墨宝。在人民公园参观时,园长就请他题写了“西宁市人民公园”园名。在四号楼居住时,他除了给前来看望他的同志留下作品外,对那些来不及脱掉工作服的招待所的炊事员们也一一满足他们的请求。一些服务员佯装轮换着用墨锭在砚台里研磨,实际上是想插空请舒同同志写上幅字,舒同同志给大家写了二三十幅作品。临结束时,招待所所长请舒同同志给招待所题个牌匾,舒同同志便非常认真地在五尺对开的宣纸上竖着写了“西宁胜利公园招待所”几个大字。写完后展开一看,他对个别字不十分满意,于是又用宣纸重新写了几个字,在场的人员无不为他精益求精的治学精神所感动。

他写字时,我从始至终陪伴左右,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目睹一位书法家的“表演”。他写每幅字前先给他的秘书交待要写的是那位诗人的哪首诗,是中堂,是横批,还是对联,秘书心领神会后将宣纸裁好或折叠好格子,随后他便连忙从沙发上起身,看着铺好宣纸,凝重片刻便开始挥毫。这位当时已七十四岁高龄的老人,写字时精力高度集中,笔笔一丝不苟。他写出的字圆润、俊秀、柔中带钢、耐人品味,已形成自己独立风格的“舒”字体。现今,他的字已输入电脑形成一种字体广为流传和运用,这在中国近现代人物中也为数不多。舒同同志在休息时,我与这位慈祥的老人交谈了起来,我说当兵前在西安经常能在《西安晚报》上看到您参加各种政治、社会活动的消息。他便问我从哪个学校入伍的,我告诉他是26中后,他说:“知道,知道,在建国路,离老省委很近嘛!”我问他,您是自小练的字。我也喜欢书法,但我已经30岁了,字还能不能练出来,他说:“现在练也不晚,只要持之一恒,一定能写出名堂来的。”说着还教我一些练字的方法,八月二十六日下午,舒同同志结束在西宁的参观,乘88次列车返回兰州。时隔不久,广播里播送了中国书法家协会成立,舒同同志担任主席的消息。我们见过他的人都为此而兴奋和激动。

十九年过去了,正是由于我目睹了舒同大师的书法技艺,被他的艺术所感染,正是由于他的谆谆的亲切教诲,才使我热爱上了书法艺术,并孜孜不倦地去追求,把业余时间都投入到了翰墨之中。多年来,我给亲朋好友义务书写书法作品近千幅,作品多次参加省市及全国书法展览,曾获得全国农行系统书法大赛一等奖。几年前已被吸收为陕西省和西安市书法家协会会员。
十九年来,每当我看到这张照片,舒同大师那音容笑貌、举手投足仍然历历在目,我将永远珍藏这张照片,永远珍藏这段美好的记忆。

(原载1998年6月13日《陕西日报》“秦风周末”头版、1998年7月4日《文化艺术报》第三版)

站内搜索

最新推荐

  • 李正平 | 新作《大唐盛韵》入此展创作感言

    我的新作巜大唐盛韵》入此展创作感言:因吾长期在博物馆从事文物工作的原因,使我在古都长安这片土地上接触到了大量的唐代壁画和各类各样的高古文物,在这深厚文化气息的滋养下,对我的艺术创…

  • 潘炜 | 我们应邀在胡耀邦同志家中做客

    2010年6月2日,我们应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同志全家的邀请,怀着十分敬仰和激动地心情,前往北京中南海他们家中做客。 为什么要邀请我们来自西安的陕西长安书画艺术研究院的书画家去做客呢?这…

  • 潘炜 | 知识如海奉献人民,呕心沥血不求名利

    知识如海奉献人民,呕心沥血不求名利 ——怀念余井焕先生和他的书法艺术 一九九零年元月一日零时五十分,著名书法家余井焕先生在走完了他人生的七十六年不平坦的道路后,突患…

  • 潘炜 | 陕西长安书画艺术研究院2008年工作回顾

    2008年,是被历史将永久记载的、极其不平常的一年,这一年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南方冰冻雪灾,使我国铁路、公路、电力等设施及生命财产都遭受了巨大损失,严重影响到南方诸省工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拉…

  • 潘炜 | 数字的妙用

    5月27日上午,西安南郊翠华路某单位来了一位个子低矮、操着南方口音,手里提着蛇皮旅行包的陌生人。他进出几个办公室,自称是广东一家中外合资、专门生产人造毛的工厂的推销员,并出示贴着照片、…